中國學歷最高煤老板被曝欠數十億賭資,曾與山西首富斗法

原標題:中國學歷最高煤老板被曝欠數十億賭資,曾與山西首富斗法

作者丨市界 馮晨晨

編輯|老拿

“要通過你做的一個偉大的事業去延續你的生命,當你離開人世后,人們仍在記憶你、評論你、贊揚你,你的生命也因你的事業而得到延續。”至今已“消失”7年的呂中樓,或許難以實現自己的諾言了。

呂中樓畢業于中國人民大學,因其經濟學博士學歷被冠以“中國學歷最高的煤老板”。他博士畢業后回鄉做煤炭生意,200萬起家賺第一桶金;發家后,他一度與原山西首富張新明“斗法”,結果遭遇慘敗。

在35億涉賭傳聞引發爭議之際,呂中樓選擇“避走”香港。不過,2018年,他再度以53億元財富登上胡潤百富榜,列山西富豪第二位。

“中國學歷最高煤老板”

博士畢業回鄉做煤炭生意,200萬起家賺第一桶金

關于呂中與沁和能源的故事民間流傳的版本頗多,市界對此進行梳理后發現一個較為可靠的說法。

1965年,呂中樓出生于山西省沁水縣尉遲村,畢業于中國人民大學,獲得現代西方經濟學博士學位,也因此被外界稱為“中國學歷最高的煤老板”。1994年,畢業后的呂中樓先是在國家科委中國國際科學中心干了幾年,但不知何因隨后返鄉。

當年,山西煤炭市場充一片蕭條,在呂中樓的老家,煤炭每噸最低價格僅15元。由于煤炭運不出去,為吸引買主,“按載重量計價”的計量方式風靡一時。也就是說,一輛額定載重15噸的卡車,不論裝的有多滿,價格都按15噸計算。

就在這樣的情況下,呂中樓依舊嗅到了商機。由于家鄉煤炭資源豐富,且煤炭價格已趨于低谷,呂中樓借助讀大學所積累的經驗與人脈,于1998年創立晉城中嘉煤炭實業,以207萬元的價格買下南凹寺煤礦的所有權。至此,呂中樓賺到了第一桶金。

為爭搶運煤車,呂中樓在剛接下煤礦時規定,給來沁和拉煤的司機兩包方便面,一個雞蛋。“我是1998年進軍的煤炭行業,當時在沁水,一噸煤最低的時候15元,行業全線虧損,我還可以賺到錢。”呂中樓在接受新金融采訪時坦言。

彼時,學歷高、能掙錢的呂中樓,風光無限。2001年,煤炭市場的“黃金十年”正式開啟,沁水縣正式啟動煤改,將當時的國營永紅礦、永安礦、侯村礦、嘉峰集運站(“三礦一站”)捆綁起來,以凈資產方式出售國有股權,組建集團化公司。

在此大背景下,呂中樓通過晉城中嘉煤炭實業進行改制整合,并通過一系列資本運作,將公司控制權逐步轉移到自己手中,這為隨后的敗走埋下伏筆。

功績大,也爭議不斷

與山西首富爭股權慘敗,被舉報欠賭資35億港元

獲稱“中國學歷最高的煤老板”呂中樓,的確有“兩把刷子”。

2002年,整合完畢的“沁和煤業”在沁水掛牌,并于2004年更名為沁和能源集團。短短3年時間,沁和能源凈資產就從5000萬增至6億元,3年上繳稅金3.7億元,并以沁水39%的煤炭產量,提供了66%的財政收入。

有意思的是,呂中樓還曾與原山西首富張新明“斗法”,但最終被其略施小計敗北。2006年~2007年間,呂中樓操盤沁和能源,拿下原山西首富張新明所持金海能源62%的股權。此后,由于該煤礦市價急劇飆升至百億,張新明希望要回股權,雙方于是開始“斗法”。

在經過長達5年激烈爭奪后,張新明最終成功要回48%股權,由此獲利84億元,而這場判決則引發社會各界一片嘩然。不過,后來查明,張新明曾豪擲3000萬買通關系,以獲得“斗法”的勝利。

2012年,沁和能源失去金海能源的大部分股權,僅剩下沁和投資持有15%股權。可即便如此,沁和集團的總資產仍高達56億元,凈資產30億元,并躋身“全國煤炭行業效益十佳”、“山西省百強民營企業”之列,被山西高層稱為“沁和模式”。

實際上,呂中樓的爭議在于,一邊是身為企業家所取得的成就與貢獻,一邊又因涉賭傳聞爭議不斷。

2014年5月6日,珠海熙熙珠寶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武全旺曾表示,“呂中樓長期在澳門、香港等地豪賭,僅自2012年7月算起,便欠賭資共35.3億港元,涉及5名債權人、博彩公司,而欠我的6億港元,到現在不給。”不過,也有報道稱,沁和能源集團此后對此進行了否認。

據《第一財經日報》此前報道,山西一位煤炭行業人士表示,“欠賭債也屬正常,山西煤老板沒有幾個不賭的,輸個千萬上億是正常事。”

避走香港7年后

沁和能源等待“救世主”,身家53億位仍列山西第二

可以確定的是,呂中樓為“避風頭”,早于2012年奔赴香港,至今已長達7年。

在此期間,呂中樓不時“遙控指揮”沁和能源的經營,與素有“涼茶大王”之稱的加多寶創始人陳鴻道有幾分相似。

直到2015年3月,在呂中樓短回歸遙遙無期的情況下,沁和能源發布消息稱,由于原董事長呂中樓遭競爭對手使用網絡負面消息惡意攻擊,且長期居留香港,法定代表人安全資格證已過期,影響到公司的各項經營活動。原公司總經理趙學鋒擔任董事長職務,自此呂中樓正式退出沁和能源的日常經營管理。

在呂中樓“避走”的這幾年,煤炭市場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。群龍無首的沁和能源,更是問題不斷。于是,“自救”與“外援”等字眼,開始成為沁源的關鍵詞。雖然有不少公司“慕名而來”,但最終還是婉言拒絕了合作。直到2017年10月,鵬飛集團完成呂中樓境外持股平臺49%股權的收購。

據沁和能源官網顯示,鵬飛集團現有8座礦井、2個發電廠和1個焦化,煤炭年生產能力675萬噸,年洗選能力700萬噸,鐵路年發運能力400萬噸,焦炭年生產能力60萬噸,年發電規模為69兆瓦,現有總資產104億元。

可以說,在呂中樓“避走”的這幾年里,沁和能源雖然沒少經歷磕磕絆絆,但總資產依舊從2012年的高達56億元,增至目前的104億元,增長近2倍。也或許正是這個原因,2018年10月,已“消失”六年之久的呂中樓,再次以53億身家富登上2018年胡潤百富榜,位列山西富豪第二位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責任編輯:

聲明: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,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。
閱讀 ()
免費獲取
今日搜狐熱點
今日推薦
体彩排3聪明6码遗漏